当前位置:新闻 > 独家探访 > “唤醒”沉寂已久的传统技艺:《十竹斋笺谱》复刻本明年完工

“唤醒”沉寂已久的传统技艺:《十竹斋笺谱》复刻本明年完工

时间:2018-12-17 10:24:35  稿源:南京广播网
  (记者 赵雪子)今年6月,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留学生汉娜·格塔丘在南京参加“一带一路”青年创意与遗产论坛后,给习近平主席写了封信汇报自己的感悟,而她使用的信纸——出自南京的十竹斋信笺,再次将世人的目光聚焦在了这本曾经轰动一时,造成“江南纸贵”的《十竹斋笺谱》上。

陈卫新
《十竹斋笺谱高标之达旦》
19×30cm

 
  在没有电话、没有网络的古代,写信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主要方式之一,信纸,也就是信笺的使用频率自然较高。花鸟鱼虫、历史典故……古人将他们瑰丽的艺术幻想,印刷在了信笺上,并集结成册,制成笺谱。
      
  明朝末年,金陵城里的私人出版家胡正言在自己的书房“十竹斋”里耗时近30年,于公元1644年发行了这本《十竹斋笺谱》。笺谱共分成4卷,收录了33类、283幅笺画,图案包括成语故事、山水人物、商周铜器、古陶汉玉等。“在十竹斋笺谱283页当中,大概三分之二左右的画面,是直接跟中国历史文化典故关联的,比如孔融让梨、举案齐眉、鸿雁传书等,不胜枚举。汉娜这张信笺是第三卷里面的一个画面,叫“达旦”,是《三国演义》里面关羽送嫂的故事。”南京十竹斋画院院长卫江梅介绍道。
 

许宏泉 
《十竹斋笺谱韵叟之访菊》 
32×22cm

 
  笺画尺寸虽小,但每一张都经过了繁杂精细的“饾版拱花水印木刻技艺”,即为每一种颜色的图案专门雕刻一块版,然后从浅到深逐次套印或叠印,并在纸上印出无色的凸起纹样,既解决了印刷色彩层次不鲜明的问题,也起到了“防盗版”的作用。制作精良的《十竹斋笺谱》一度畅销于大江南北,并流入日本、欧洲等地,正如《十竹斋笺谱》序言中所写:“自十竹斋之笺后先叠出,四方赏鉴、轻舟重马,笥运邮传,不独江南纸贵而已。”
      
  随着科技的发展,曾经轰动一时的《十竹斋笺谱》逐渐失去了实用价值,它的初刻本被收藏在了国家图书馆。2016年,南京正式启动《十竹斋笺谱》的复刻工程,并于近日在杭州展出部分复刻作品。
      
  复刻《十竹斋笺谱》这件事,鲁迅与郑振铎在1934年时曾尝试过,但在鲁迅去世前,仅完成了一册。后来郑振铎先生孜孜不倦,克服各种困难,于1942年完成刻板,1952年印制完成,可见艰难。
   
  南京十竹斋画院院长卫江梅介绍,此次南京复刻的《十竹斋笺谱》是迄今为止最完整、最遵循初刻板的版本:“比如我们用的宣纸是由国家级宣纸非遗传承人曹光华先生为我们特制的,因为十竹斋笺谱里有多次拱花的技艺,对宣纸纤维的要求比较高。因为明代时期是没有化学颜料这样一个说法的,所以我们所有的颜料都是苏州的矿物颜料非遗传承人仇庆年先生亲手制作的矿物颜料。我们目标是让它复活。”
      
  复刻的《十竹斋笺谱》在外包装上也十分考究。封面采用了非遗中的“洒金粉蜡笺”,包装盒则是用楠木和香樟木制作而成。南京十竹斋画院院长卫江梅:“我们现代人看多了线装书、古装书那些灰色、蓝色的暗沉的基调,但是实际上,在明朝的时候,人家都非常时髦的,所以我们用的是樱桃红。另外,我们的包装盒全部用的是榫卯结构的楠木盒子,里面衬的是香樟木的衬板,整体的笺谱复原之后,放在那个地方,它会散发出非常浓烈的中国气息。”  复刻的《十竹斋笺谱》在外包装上也十分考究。封面采用了非遗中的“洒金粉蜡笺”,包装盒则是用楠木和香樟木制作而成。南京十竹斋画院院长卫江梅:“我们现代人看多了线装书、古装书那些灰色、蓝色的暗沉的基调,但是实际上,在明朝的时候,人家都非常时髦的,所以我们用的是樱桃红。另外,我们的包装盒全部用的是榫卯结构的楠木盒子,里面衬的是香樟木的衬板,整体的笺谱复原之后,放在那个地方,它会散发出非常浓烈的中国气息。”  
 

徐善 
《 十竹斋笺谱香雪之梅花》 
32×22cm

 
  想要唤醒沉寂数百年的技艺,不仅需要接近原版的材料,也需要懂雕版、印刷的工匠。经过多年寻觅,十竹斋画院终于找到了两位技巧娴熟的老手工艺人,带领着一支20多人的团队,进行《十竹斋笺谱》的复刻工作,同时,也将这门技艺传承给年轻一代。
   
  在12月14日于杭州西湖画会开幕的《十竹斋笺谱》复刻作品展上,《梅花》、《访菊》、《达旦》等60多幅旧时信笺再现经典,完整的《十竹斋笺谱》复刻版预计将于明年与世人见面。

   【责任编辑:徐蓓蓓】 

 
 

相关阅读:

 

主持人